当前位置:首页 > 轮滑风采

发展局限水平收入双低 中国极限选手只吃青春饭

发布时间:2007-04-27 15:34:17    浏览次数:

  在目前的极限运动项目中,轮滑运动算是历史最悠久的一个单项。与世界发展历程一样,极限运动在中国的发展也是以旱冰运动开始的,北京的日坛公园、工人体育场以及官园中国青少年活动中心等几个轮滑场是那个时期人们的极限运动乐园。看上去,踩着轮滑的选手好似风火轮上的“哪吒”,似乎风光得很,但由于收入低、费用高,他们训练得很艰苦。 

上世纪90年代,轮滑开始进入中国。

  发展局限黄金年龄仍选择退役

  凌晨4时,北京仍被笼罩在夜色中,身高1米63的北京男孩张驰麻利地从床上爬起来,洗了把脸,蹬上单排轮滑鞋,悄悄地出了门。在建国门或者工体里的专业场地训练两个小时之后,张驰又要返回东直门的家里,洗上一个澡,整理一下后出门。

  八年前,他去上学;现在,他则是去上班。从1999年到现在,每天早晨训练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张驰也从业余会员成为职业轮滑运动员。

  “我拿到了自己想拿到的所有冠军。”张驰说。他目前的身份是深圳灵魂同伴俱乐部成员,还曾作为国家队队员到泰国参加亚洲极限运动会。今年刚刚24岁的张驰正值一个职业运动员的黄金年龄,他却告诉记者:“今年比赛之后我就不再想参加明年的比赛了,以后的工作目标想转向幕后,把精力投入到这项运动的推广活动中去。”如此年轻就要退役,张驰说:“国内冠军我基本上都拿到了。至于世界冠军,以国内目前的训练环境很难做到。”

  作为轮滑运动员,张驰天赋较高,只是受困于环境,他在现实生活中才不得已转型。对于中国极限运动,张驰仅仅是个缩影,他所面临的困惑也是中国极限运动员的普遍烦恼。

  高价装备 一双鞋要两三千块

  像张驰这样的顶级轮滑运动员,一年的总收入不到10万元人民币。尽管在现在,10万元已算中高收入,但轮滑的运动生命并不算长久,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吃青春饭的行业。

  “我女朋友是开网店的,她对于我从事的运动非常支持。”张驰对于生活的感触是很多职业极限运动员的真实心声。“我的一双轮滑鞋大约要两三千块钱,差不多两三个月就要换一双,上学时候对于这个数字很难承担。我这装备还算便宜的,滑板和小轮车的造价更贵。我父母是普通双职工,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要出去打工,不然根本就承担不了这方面的费用。”张驰介绍道。

  成为职业运动员后,张驰获得了赞助,至少轮滑鞋等基本装备不需要自己花钱添置了。即便如此,他也要尽早转行了,“我以前是学习美术的,可以设计场地赛道具或者担任评委。这样不但可以完成自己的转行,也可以给年轻队员让路。”张驰说,他将就此告别职业运动领域,也许,在他这代人的不断努力下,中国也会出现日本安床兄弟那样的世界极限运动冠军并拿到让很多人都羡慕的百万美元年薪。

  亚洲二流 水平、收入双低

  上世纪90年代后,北京青少年逐渐在月坛轮滑俱乐部里的室内木板地上体会到轮滑这项运动的快乐。经过发展,国内逐渐形成了一些专业团体。“铁骑兵团”是当时较为著名的一个专业组织。“我做业余运动员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到处表演,当时我自己就想,我也要这样,还要超过他们。”张驰回忆刚入行时的心路历程时说道。

  1999年,首届CX全国极限精英赛在北京举行。今年的全国极限精英赛将于6月2日-9月2日在北京等六个城市举行。赛事创办初期,全国仅有5家俱乐部,参赛选手也仅有不到80人。到了今年,正规俱乐部超过100家,吸引近千名选手报名参赛。

  很多专业人士眼中,中国极限运动水平偏低。“在亚洲也就是二流水平,在世界充其量就是三流水平。”水平低直接导致从业人士的收入低,并阻碍了选手朝更高水平发展。张驰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我毕竟得生活,这个行业给人的感觉是不稳定,而且也挣不到特别多的钱。几年前可以没有考虑,现在年龄也大了,必须考虑这些问题了。”


俱乐部地址:古塔区南门外里288号(园中园后身)     联系电话:0416-3127056     手  机:15698704739
传  真:0416-3127056     邮  箱:newworld-2004@163.com
版权所有 新世纪轮滑俱乐部     技术支持:阿拉丁网络     辽ICP备15010369号-1